世界杯冠军竞猜

中医科普难在拆破中医

发布时间:2012-07-13 00:00 来源: 发布人: 点击数:

一位省厅级的卫生官员,因推动中医科普知识,却被受众戏谑为“猪蹄厅长”、“通关厅长”。在毁誉参半的媒体躁动中,对中医科学性的质疑比信任多了许多。一些在中医学里本来是有根有据的东西,为何总会挑动起人们质疑的神经?中医“神秘主义”成了中医药知识传播的主要藩篱!

1. “神秘”藩篱使人们认识中医的非理性成分增加。

中医和巫术同源异流,从一产生就让中医充满了东方文化特有的神秘主义色彩,虽然最终“医巫揖别”,各走各的路,但是同一基因烙下的相似印迹,使巫的阴影一没有全完从中医里蜕化掉,一旦有时机,还会出现“返祖”事件。从扁鹊的饮“上池之水”,华佗的“预测死期.”,到今天的气功治癌症,“病家不用开口中,便知病情根源”……,无不使人觉得中医吊诡而神秘。

由于几千年的相沿浸染,古籍的普遍传载,老百姓眼里的中医也是无所不能,他们认为,中医之所以有现在的颓势,全是医者学艺不精,以至于前不久几位“大师”级的“中医师”从炫目的神秘中走出来时,竟有不少人为之悲催难眠。民众的无知与业界对某些中医理论和行为的“敝掃之珍”,要使中医科普走进这神秘的学术殿堂,撩开其神秘的学术面纱,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。尽管如此,中医必须高扬科学大旗,用真理的破拆器,清除其神秘藩篱。科学虽不能完全解释一切自然现象,但是,作为研究人体生命现象的中医学,如果任其“切脉辨胎儿性别” 之类的基础思维都不性理的现象在中医界蔓延的话,人们对中医的认识,最终只有从神秘走向异端而变成邪说。

2.“博大精深”是中医科普破拆“神秘”藩篱的拦路虎

中医的神秘还在于古医籍记载的一些难以把握,灵异离奇事件,如“金汁”(处理过的“人粪清”)可以治“天行热疾中毒”;“头发”可以止血…,这无疑会使现代人觉得突兀而另类,也许用中医传统理论很容易把这些机理讲清楚,但身处在现代社会的人是否认同这些理论,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。中医科普的任务,就是必须对所有古医籍上的这些“神秘”藩篱进行破拆,用现代话语给受众说明他们为什么可以泻热,可以止血。如果经过论证,无法给出答案时,可以存疑待考。如果确认是不可能存在的行为和理论,就必须还事物本来面目,不要因为中医“面子”,动不动就以“博大精深”,“超科学”搪塞公众。张悟本们正是运用“博大精深”这一万能的神秘说理利器,把中医一次次推到违背科学常识的风口浪尖。当然,从文化传承方面考量,象中医古籍里记载的神仙灵怪,难以理解的超自然之类的东西,如“视见垣一方人”、“死而复生”、“服药成仙”、“悬丝钓脉”、…,可以从精神文化方面给予评价和传播,这样也给喜欢传统文化考据者留下一些想象和研究空间,但必须注明事件本身是虚构的,以避免和中医技术手段混为一谈,使之滑向虚渺玄冥的神秘之境。

3. “心悟”与“语言文字”交流障碍是“神秘”藩篱的构造者

神秘主义常常以“心悟”为主要传承方式,语言只是“登岸之筏”,文字不过是“渡津之笺”。语言文字只是心志表达的不得已的无奈符号。神秘主义认为,一但用符号来交流表达,就失去了事物本意的原真。这就是道家说的“道,可道,非常道”。道,如果可以道说,就不是真正的道了。医家也说“医者,意也”。医道,是用心体验的技术。比如中医学里的阴阳这一理论,你可以感觉得到,却看不见,摸不着,很难精细量化,大到天地,小至原子、中子,都是他的说理对象。然而,这个说理过程中,有一个神秘的中介衔接过程——“悟”。思维敏捷,悟性自然就高,用之则能“仰观天象,俯察地理,中通人事”。象阴阳、五行这类传统哲学思辨性概念,普通受众根本无法理解其中道理,就连现在学理工科的人,也觉得边际太宽泛,凡所能包,无所不包,实在让人难以捉摸。再看最近的“打通任督二脉”事件,这个“通”,只有练功者体悟得到。如果一定要用语言文字来描述,就会让人浮想联翩:是豁然贯通?还是细流慢通?什么状况下称之谓“通”?“通”之前之后有什么不同?…,这些都无法尽言体悟者的感受。而中医科普面临的问题是,如何突破专业技术的“心悟”传承,与普通受众常识传播时“语言文字”之间的交流屏障。也就是说,我们在普及中医药常识时,必须给广大受众搭建一个直观、简明、易懂、“心悟”与“语言文字”相一致的对接交流平台。

4.“神秘”让中医科普与受众之间互动难度加大

由于中医药理论时代久远,神秘的语境、语意较之现代社会发生了很大变化,语言文字表述与主观心悟感受的脱节,加之中国传统文化为基础的中医药,与深受西方文化影响的广大受众,在对事物认知上的反差,造成中医科普与受众之间难以互动起来,我在很多次中医养生讲座中都遇到类似问题,你讲到“心”,病人立即就与西医解剖的“心”对接,你讲到“五味”,他立即又和现代生理学的味觉 “辛、甘、酸、苦、咸”等同起来,这种你说南,他想北,你普及中医,他联想西医的现象,在中医药知识传播时,经常会遇到。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我们不及时用相应的知识与之互动,受众就会按自已的理解将其运用于生活当中,就很可能造成不好的后果,进而对中医产生反感。比如,我们讲到 麻黄能发汗,是因为它味“辛”。有细心的受众就会问,我亲口尝过,麻黄没有“辛”的味道啊?如果你不把它说清楚,就很难再受众互动下去。我们就会这样告诉大家,中药的“味”,不仅有“固有味”,更多的时候是指“功能味”。什么是功能味呢?中医先哲们在医疗实践中发现,象辣椒、生姜之类的辛辣之品,食用后会大汗淋漓,后来,他们就把食用后即使没有口感“固有辛味”,但能使人出汗的药物赋予它一个“功能辛味”,这就是包括麻黄在内的很多药物“辛而不辛,味而无味”的原因所在。然后再举一反三,很轻松地解决了“吃盐补肾.”,“吃醋养肝”的错误认识。可见,只有与受众互动,中医科普才可能证明神秘中医原来是如此“靠谱”。

    现在有一种说法,要普及中的医知识,需提高全民的传统文化素养,这固然重要。但要让生活在现代环境中的广大受众反过来学传统理、说传统话、做传统事,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中医知识的普及,还得靠我们自己用科学方法,以大众易懂,通俗趣味,符合现代社会环境和需要的表达与广大受众互动起来,才是中医科普走出困境根本之跟。



?

蜀ICP备11012003号-1   公安机关备案号:51090302000140

地址:遂宁市船山区和平西路68号  邮 编:629000  电话:0825-2246191

邮箱:[email protected]   Copyright ? 2010-2015 世界杯冠军竞猜 版权所有